周邊行:星光燦爛,譽播河東——游稷山記

     

最大的土佛

十一月五日早晨八時,我和清風開車去稷山大佛寺。霧很大,四五米外幾乎看不清車輛,我們小心翼翼的艱難前行,九時二十分我們進入縣城,從108國道到縣城東,沿大佛路北上,不到一千米就到了。我們把車停在稷山縣佛教中心的大門旁,去拜訪久違二十多年的大佛。

稷山大佛寺位于稷山縣城東北方向的高崖上。寺院原名叫清涼寺,以佛閣為中心,因而也叫佛閣寺,佛閣以大佛為中心,因而也叫大佛寺。寺院的大佛在全市全省以及全國特有名,所以寺院的名稱清涼寺、佛閣寺,人們慢慢都遺忘了,寺院的名稱現在就是大佛寺。

佛教在漢代傳入中國,經過兩晉南北朝的發展,到隋唐進入鼎盛時期,全國有名的寺院就有三千多座。寺院的佛像有的是木雕,有的是石雕,有的是銅雕,有的是土雕。木雕最有名的是北京雍和宮萬福閣的檀木大佛;石雕最有名是四川省樂山市的樂山大佛;銅雕最有名是西藏日客則扎什倫布寺的強巴大佛,土雕最有名的就是山西運城的稷山大佛了。

據《稷山縣志》記載,大佛寺始建于一一四二年金代皇統二年,元、明、清各代及民國曾多次重修或擴建,規模宏大,有“一佛鎮三縣”美稱。近代因戰亂大部分建筑遭毀,僅存正殿、垛殿及十王洞十六羅漢洞等。一九七二年后,大佛寺一直隸屬于晉南最大也最有名的稷山縣精神病醫院。二零零四年,大寺雷擊起火后,稷山縣政府遷出精神病醫院,對大佛寺進行大規模整修重建,使這座九百多年歷史的寺廟煥然一新。現在的佛教中心就是精神病院的舊址。

走進山門,拾階而上,左鐘樓,右鼓樓,拾階又上,碑廊分列兩邊。拾階再上,左邊普賢殿,右邊文殊殿。進入大雄寶殿,大佛穩坐于大殿正中,幾乎占據了所有的空間,大佛太大了,高二十余米,寬六至七米,佛身穿之閣之上下,不仰望不足以觀全貌,就是伸頸仰望也很難目睹大佛的雄姿。攀木梯登樓近觀,大佛頭飾螺髻,眼睛平視,鼻梁高挺,雙唇微合,下巴渾圓,雙耳垂肩,飽滿的國字臉額頭上有一顆大大的紅痣。袒胸露乳,熟褐色的佛袍斜垂雙肩,左手扶于左膝之上,右手上舉呈“說法印”狀。整個大佛體態豐滿,雍容大氣,既端莊肅穆,又仁慈溫和。佛寺位于高崖,大佛以此為基,可俯瞰崖下平川,汾河谷地,及南部高塬。佛力無邊,凡佛目所及,都在佛的保佑之下。

北京的木佛,西藏的銅佛,純粹是人力所為;四川的石佛,稷山的土佛,那是人借助于自然的形態精雕細刻而成,而土相對于石,可塑性穩定性,真的無法相比。稷山大佛歷經戰亂,地震,火災等人為和自然災害,九百余年,屹立不倒,真的是個奇跡。樂山大佛是彌勒佛,稷山大佛是如來佛,在全國,乃至全世界,像稷山這樣大的土如來佛,真的是獨一無二的,不論是從佛學還是雕塑史來看,稷山大佛真的彌足珍貴。

走出大雄寶殿,我們參觀垛殿的地藏洞和羅漢洞,可惜都不開放。沿垛殿旁臺階我們上到大雄寶殿的三層,俯視整個寺院,寺院面積不大,南北長約二百米,東西寬約一百米。所有的建筑由南往北沿中軸線依次排列,布局緊湊,綠化細密,氣勢恢宏,巍峨壯觀,既古色古香,又充滿現代氣息。真的是不可多得的旅游休閑佳所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我在稷山師范上學,空暇之余,經常和同學們一道到大佛寺瞻仰佛容。那時候游客不多,我們見到的都是精神病人以及家屬。那時候稷山縣的精神病醫院在山西省很有名,我們認為這可能就是醫院緊挨大佛寺的緣故。因為近水樓臺先得月,大佛保佑醫院,保佑精神病人。那時候臨近各縣沒有精神病醫院。各縣的精神病人只有到稷山,只有到大佛寺,才能得到醫治,才能康復如常人。就是現在也是如此,稷山縣的精神病醫院享譽全省。我想,這一切都是大佛保佑的結果。

稷山縣是人文大縣,但是自然景觀不多。大佛寺的重修,填補了稷山旅游方面的空白。現在的大佛寺已經成為稷山縣的旅游觀光勝地。人們到此,不僅可以瞻仰圣佛,祈求大佛保佑,還可以登高望遠,欣賞稷山的山山水水,新城美景。大佛寺的重修,也帶動了周圍的民俗文化的發展,像新婚敬佛,婚后求子,上學拜神,許愿還愿等,同時推動了佛學在當地的發展。

從樓上下來,我們再次走進大雄寶殿,我們匍匐于大佛的金足之下,上香,作揖,下跪,磕頭,跪求大佛的保佑。入佛門者即為佛徒,大佛雖無言,但我們知道大佛已赦免了我們的罪孽,并默許保佑我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。我們再次觀瞻圣容。大佛面容是那樣的慈祥,胸懷是那樣的寬廣。

別了,大佛,別了,大佛寺。

最美的廟宇

十時三十分,我和清風開車趕到稷山縣城西大街的稷王廟。

這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廟宇,由南向北依次為山門、獻殿,稷王殿、姜嫄殿。廟宇的面積不大,估計有十四五畝,但是布局嚴謹,錯落有致,建筑宏偉,氣勢輝煌,真的為運城市以及山西省所罕見。奇妙的木刻,精湛的石雕,壯美的琉璃,估計在全國也很少有。我和清風轉了兩遍,對藝術是門外漢的我們除了驚嘆還是驚嘆,什么也說不出來,只有請解說員解說了,否則我們真是白來了。

山門是舞臺。解說員說山門是從臨汾某地整體遷移而來,也是宋金建筑。作為山門只有整改了,中間是大門,左邊是門衛室,右面是陳列室。舞臺建筑的精美只有站在大街上欣賞了,因為面向大街的才是舞臺的正面。

正面為獻殿。獻殿兩翼為鐘鼓樓。長寬各四米,這里的鐘鼓樓和其他廟宇不同,均為樓閣式建筑,底層為碑亭,上層為鐘鼓;獻殿前的石刻雙龍為龍池,北京的故宮也有,龍池為古代帝王宮殿的象征。獻殿東西長十四米,南北寬十米。額枋上雕刻的是農事圖,反映了古代農業生產春耕夏播秋收冬藏的全過程,木刻巧妙絕頂,栩栩如生。獻殿的東西墻壁為碑刻,均高二米,寬八米。西為書法作品,文秀字勁,東為古稷八景,圖詩并茂。

中間為正殿,東西長二十米,南北長十九米,四面有三米寬的回廊。二十根石雕立柱擎立四周,五十二塊雕花石板成屏形欄桿。最攝人心魄的就是正門的兩根盤龍石柱,一為火焰熊熊朱雀穿躍的火龍柱,一為云騰浪涌魚躍龍飛的水龍柱,鬼斧神工,蔚為壯觀。回廊的石屏雕刻著八仙過海,竹林七賢、幽蘭秀竹,黃牛耕田等花卉人物故事,維妙維肖。正殿高三十多米,登樓可觀稷山全城,可惜二樓封閉,不能一覽全景。

后面為姜嫄殿,姜嫄為后稷的母親。從稷王殿到姜嫄殿中間有石橋,長二十米,寬兩米,橋欄以二十塊石雕構成,橋下為泮池。過橋即為卷棚式四柱亭,亭后即為姜嫄殿,殿內供奉著姜嫄娘娘。這是典型的元代建筑,古樸典雅,同前邊的獻殿正殿的清代建筑反差很大。清代的建筑精工細鏤,唯美唯真,這是前代的建筑無法比擬的。

從姜嫄殿返回山門,解說員讓我們觀察獻殿正殿的樓脊,獻殿是二龍戲珠,正殿是九鳳朝陽。那欲飛的檐翅,精雕的畫梁,繁復的斗角,密實的彩瓦,真的就是流光溢彩的世界,古老藝術的薈萃,美倫美奐,美奐美倫。稷王殿真的是古代建筑藝術的寶庫,在這里,你真的忘卻了悠悠的歷史,真的忘卻了花花的塵世,你只想沉醉在藝術的殿堂,靜靜地享受藝術的美感。

稷王廟還有一絕,就是千年的棗樹。在稷王殿后左右兩邊的空地上,分栽著兩棵一千五百多年樹齡的棗樹,粗壯的樹干上都是樹山樹丘樹洞,結結實實,密密麻麻,枝條稠密,樹冠很大。雖說稷山是棗的故鄉,到處是棗樹,但是這樣高壽的棗樹真的難尋,估計在全國也很少有。真的可以稱作棗樹王,壽星樹。可惜我們來的不是時候,葉落果盡,只能想象了。

快中午十二點了,我們依依不舍的告別稷王廟。

最美的壁畫

下午一時許,我們開車來到了稷山縣青龍寺,青龍寺位于青龍路東北方的高坡上,坐北朝南,古色古香,掩映于片片的棗樹中。

稷山青龍寺始建于唐朝,元、明、清各代多次重建修葺。現存前后兩進院落,為元明建筑。前院包括山門和東西廂房:山門以前為四大天王殿,西廂房為羅漢殿,東廂房為十王殿。后院包括中殿、大殿及東西廂房:中殿左右有垛殿,左為祖師殿,右為青龍殿;正殿左右也有垛殿,左為護法殿,右為伽藍殿。青龍寺前院和后院占地面積不大,只有二三百平米,和過去農村的兩進院落一樣大小。但青龍寺的名氣很大,在過去和臨汾的廣勝寺相提并論,在整個晉南赫赫有名。

青龍寺的名氣和寺內中殿大殿的壁畫有關。據管理員介紹,青龍寺比芮城的永樂宮要早建幾十年。是永樂宮畫師的師傅畫的。畫面結構嚴謹,筆力遒勁;線條流暢,色彩柔和;人物眾多,繁而不亂;比例適度,排列精妙;造型優美,形象生動;小到眉目,大到衣飾,無不盡善盡美,栩栩如生。青龍寺的壁畫是元明兩代繪畫的杰作,在我國繪畫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。

從中殿的右側小門我們進入后院,管理員為我們打開中殿的后門。中殿是不開前門的,也沒有燈光,更不許拍照。在微弱的手電光的照射下,我們看見中殿東西南北四壁都是壁畫,面積大約有130平米,內容為儒釋道三界鬼神水陸畫場。管理員說這是寺廟壁畫的精華所在。西壁上為三世佛,中為禮佛圖,下為道教萬神圖;北壁上為十八羅漢,中為十殿閻君、六道輪回,下為陰曹地府行刑場面等;東壁因日曬雨淋,內容不清;南壁殿門兩側上部為十大明王像,中部為年、月、日,時四值使者,下部為歷史人物。中殿壁畫共有五百多人物,內容豐富,形象突出,情節生動,層次分明,千姿百態,維妙維肖。

進入大殿,壁畫主要集中在東西山墻上。東墻是《佛說法圖》,釋迦牟尼穩坐中央,文殊、普賢分坐兩邊,左右排列護法金剛,上有飛天凌空,下有聽法天帝。西墻是《彌勒變》,正中為彌勒佛,左右為觀音和地藏菩薩,兩邊為剃度圖等,上部有人首鳥翅的使者,手持果盤乘云飛翔,下有善財和龍女等。東西兩側壁畫面積有六十多平米,都是元代的壁畫精品。

管理員說,中國的壁畫源遠流長,經過了唐宋的發展,到了元明兩代,風格雄偉豪放,生動華麗,精煉成熟,達到了壁畫藝術的頂峰。清代和近代,壁畫逐漸世俗化了,藝術性就大打折扣了。稷山青龍寺,芮城永樂宮,洪桐廣勝寺,是元代壁畫藝術的精品,是元代壁畫藝術成就的主要體現。在我國壁畫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
參觀完青龍寺,我們從前院進入東邊的大院,這是稷山縣新建的景觀,院里陳列著從民間搜集的古碑、古塔、石棺、石雕等文物。其中有一巨大的石屏,正面為魚躍龍門,背面為晉陜峽谷,這是我見到的最美的魚躍龍門和晉陜峽谷雕刻,除了驚嘆還是驚嘆了。近代以來,好多古代的藝術精品不是毀滅就是流失海外,剩余不多的就分散在民間了。真的需要慢慢的搜集,集中的保護修復,否則,很多文物真的就會絕跡了。

管理員說,青龍寺以前有很多精美的石雕,可惜都已毀滅了。前多年青龍寺還發現了六百多冊經書,由于沒條件保護修復,只有上繳運城市文物管理局了。現在情況慢慢的好轉,稷山縣政府加大投資,上級政府新撥款六百多萬,相信用不了幾年,青龍寺一定會恢復以前的規模,一定會成為稷山縣以及運城市的旅游勝地。

下午二時三十分,我們依依不舍的離開青龍寺,去參觀稷山縣又一古跡——宋金古墓。

最美的墓葬

下午二時四十分,我們來到了馬村段氏宋金墓。古墓坐落于青龍大道西邊的高坡上,是段氏宗族研究理事會所在地,是山西省金墓博物館,墓葬群號稱“天下第一家”。

從接待室索取的資料看,古墓群共發現十五座墓室,目前發掘了其中的八座,對外開放四座。墓室全部為磚質仿木結構,北為堂屋,東西為廂房。結構有窯洞式、樓閣式、宮殿式,分單檐、重檐、多重檐等,都為四合院民宅樣式。墳墓一般都由墓道、墓門、墓室三部分組成:墓道均為筑,墓門一般為磚卷門洞,墓室平面為長方形,墓頂正中為漏斗式天窗。宋金墓距今已經有八九百年的歷史,形成于北宋晚期到金代前期。

拾階而上,松柏凝翠,花香撲鼻,道路整潔,幽靜雅致,仿佛進入植物園區,雖說已到初冬,但墓地到處綠綠蔥蔥。進入墓道,燈火通明,水泥切壁,一塵不染,紅磚拱頂,古色古香,一點沒有陰陰森森的感覺,反而覺得溫暖如春。墓道呈“干”字形,所有的墓室都是坐北朝南。墓道太干凈了,沒有文物的陳設,沒有介紹的文字,也沒有墓室的編號,這是景點欠缺的地方。

從狹窄的墓門進入墓室,我們立刻驚呆了,這是磚雕的世界,這是藝術的殿堂。墓室四周都是磚雕,琳瑯滿目,富麗堂皇,不像一般的地下宮殿,倒像皇宮王殿一般。四壁中間雕刻門窗格柵,回廊環繞,花紋各異,下部雕刻禽獸花草、人物故事。上部斗檐繁雜密集。或雕刻,或捏制,無不精巧美觀,玲瓏剔透,逼真生動,栩栩如生。細細端詳品味,不論是花草樹木,還是各色人物,無一不各具情態,活靈活現,呼之欲出,惟妙惟肖。墓葬的雕刻真的再現了宋金時期社會的繁華富足,再現了達官貴人窮奢極侈的生活。

開放的四個墓室基本都是如此,都是磚雕的世界,都是藝術的殿堂,都是國寶級的文物。宋金時期,達官貴人多為墓室葬,生的時候怎樣生活,死后也是怎樣生活。墓室葬沒有棺材,墓室里有炕,亡去的人就躺在炕上。這也是和石棺葬木棺葬的區別,后者墓穴多為壁畫石刻。宋金墓為研究古代的建筑,雕刻,戲劇,民俗等,提供了寶貴的資料。

回到接待室,我們從管理員哪里了解到,段氏是當地的望族,名醫世家。前幾年,當地的段氏家族還出示了兩塊陰刻銘文宋金古藥方方磚,記載了幾種藥方的來歷和內容,方磚的側面還刻有“孝養家,食養生,戲養神”等字句,估計是段氏家族的家訓吧。近年來,稷山多地發現宋金墓葬,可以想象宋金時期稷山縣是多么的繁華興盛。

四時二十分,我們開車返程了,我想,稷山縣城的四個景點,雖然都比較小,但是在全省以及全國都很有名,都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和欣賞價值。稷山縣是后稷生活的地方,歷史悠久,人文薈萃,彌補了欠缺的山川美景。不,稷山處處是美景,等待著后人去發掘,去研究,去建設,去發揚光大。